长篇小说
第二十五章相逢泯恩仇(一)
2019年10月10日 郭明强     热度:182
[字号   ]

  郭明强

  耀宗赶忙起身拦住,诚恳地说道:“千万别这样!我上次说得很清楚,这次纯粹是为朋友帮忙,一文钱也不会拿的。再说,我这次并非空跑一趟,一来是找到了我的表叔和表哥一家,他们是老杨家世上唯一的亲戚。二来是有机会逛了花楼街,了解了湖北古董行的风向,还顺便淘了一些货。三是结识了张秘书长,真是三生有幸。所以,还要感谢秘书长和杜非兄才是!”

  杜非瞅瞅这边,又瞄瞄那边,不知道该帮谁。肖老掌柜咳了一声,向着张楚说道:“可否容老朽插句话?”

  张楚忙说:“你家请讲!”

  老掌柜说道:“双方刚才说的都有道理,不过我觉得耀宗更在理。当年见我这表侄时他还未满周岁,后来就毫无音讯。通过这两天的接触,我非常佩服他的人品,为人侠义,待人真诚,就像他爹爹当年一样。他真想图报酬的话,大可不给你说实价。眼下你也明白了,这两件东西就是加一倍价也不算贵,换个人还不一定买得到。再说,按我们行里的规矩,既然是给了个定数,只要事情办好了,剩下的钱完全可以一文不退。耀宗冇这样做,就说明他确实真心为朋友帮忙。秘书长就莫要曲了他的意。若还有下次的话,再说辛苦费的事儿。”老掌柜喝了一口茶,接着说道:“如果秘书长瞧得起他这个人,就把他当朋友看,将来说不定有么事还要你家关照哩!”

  张楚接过话头,说道:“老人家言之有理!这个朋友我交定了,别说哪天他有事,就是你家有什么事的话,随时开口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  几个人边喝边聊,很是投机。见天色不早,耀宗担心他们太晚过江不便,建议饮干杯中之酒,到此为止。

  耀宗和表哥送张楚、杜非到码头,目送二人与下属一起登船,才步行回花楼街。耀宗在路上只顾得和表哥说话,差点撞到一个迎面过来的推车上。抬头一看,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,汉口人对老妇称太婆。这个太婆伛偻着身子,推着一个卖馄饨的小推车,见差点撞上行人,连连赔罪。弄得耀宗很不好意思,说道:“大婶您别客气,是我不小心差点撞到您,对不起啦!”

  大概是听到外地人的口音,太婆直起腰来瞟了耀宗一眼,谦卑地点了点头。这位太婆虽头发花白、面容憔悴,但站直后身材高挑、五官端正,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,眉宇间依稀显露出年轻时的风华。太婆脸上掠过一丝忧伤,躬身推着小车踽踽而去。看着远去的背影,耀宗长叹一声:“唉!这世道,有那么多的苦命人!”

  夜晚,耀宗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那个太婆的影子老在脑中浮现,挥之不去。

  夜里没睡好,早上醒得很晚。一推开门,太阳已斜斜地照进院子,耀宗赶快过去给表叔、表婶请安。按他原来的计划,上午再去没逛到的古董店兜一圈,看能不能遇到元青花,下午便乘船回襄阳。他不想过多打搅表叔一家,所谓“客走主人安”。再说,出门太久,也惦记店里生意和家人。见耀宗没过早便要出门,表哥告诉他,现在店铺都还没开门,出去早了没有用。耀宗说想一个人先到外边走走,顺便在街边品尝下汉口的早点,一会儿直接去古董店淘货。

  出门后,街上果然行人稀少,除了早餐店,一个个铺子都店门紧闭。吃完早点后,耀宗信步街头,不知不觉走近街南头,一下又想到了昨晚那个推着馄饨车的太婆。正发呆,前边靠西侧的一个小巷里突然传出一阵叫骂声。耀宗好奇,走了过去。只见一个破旧的房门敞开着,有人正一件一件从里往外扔破铺盖和衣物之类的东西。一个高喉咙大嗓门的女人一声声骂道:“老乞婆!几个月冇把房租喽,老说宽限,宽限到么时候?今天你就滚蛋!”接着,一个人被推了出来,踉跄了几步才站稳。

  耀宗定睛一看,正是昨晚那个卖馄饨的太婆。太婆眼含热泪,向着门里哀求道:“老板娘,你家行行好,再宽限几日吧!在这儿住了好多年,要不是前几个月得了一场大病,么时欠过你家的房租?”

  “你莫哭穷了!有钱不还,你安的么事心?”

  “我真的没有钱,你家发发慈悲,多宽限一点,我挣了钱一定先交房租。现在撵我走,让我到哪儿去住?”

  几个街坊走了过来,向门内劝道:“老板娘,别个也蛮可怜的,你就再宽限几日吧!”

  这时,一个凶巴巴的老婆子从门里跳了出来,眼一翻,说道:“站着说话不腰疼!看她可怜,你们哪个把她接回家养起来好啦!抱着金饭碗讨饭,她活该。那把刀子别个出那么高的价她不卖,卖了它,有吃有喝有衣服,连棺材本也有了。么事也莫说了,卷铺盖走人!”

  太婆低声哀求道:“我给你家说过,那把刀子万万不能卖,那是儿子留给我的念想。我宁肯饿死也不能卖它的!”

  “那好,我也不和你废话了!”老板娘伸手从太婆怀里硬掏出一个蓝花布缠住的物件,说道:“先把这刀子押在我这里,三天内把欠我的房租给我,东西还你。三天内把不了房租,刀子我帮你变卖,扣除房租后余下的钱全把给你!”

  太婆急了,上去要夺回自己的东西,老板娘用力一搡,把太婆推倒在地。耀宗在一旁看不下去了,上前一步,喝道:“住手!别人这样求你,不答应也就算啦,何必动手动脚。你说,这位太婆欠你多少房租?我帮她还!”

  老板娘见有人阻挡,正要发作,一听说要替她还钱,忍住气,说道:“欠三个月房租,每月三块,一共九块。”

  耀宗从衣兜里掏出十二快银元递了过去,说道:“你数数,十二块,还九块,另加一个月的房租。”说罢,将包着东西的布卷夺过,躬身递给太婆,将她从地下扶起。

  太婆站起身后,连说:“多谢恩公!”屈身就要给耀宗下跪,耀宗忙双手搀住,连说:“使不得。”

  (未完待续)

  (本篇小说旨在弘扬传统文化、宣传“文化襄阳”,人物与故事纯属虚构。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)

打印】【关闭
本版新闻列表
    热点图片新闻
    主办: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 承办:襄阳日报传媒集团
    联系电话:0710-3550960 E-Mail:xfnews@163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 hj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